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4年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时尚 > 狗仔镜头 >

香港狗仔兴衰录: 偷拍追车翻垃圾

2016-09-08 23:49 合德网 点击次数 :

第51期

香港狗仔兴衰录: 偷拍追车翻垃圾

Z影后和C男星恋爱被拍,用整盆干炒牛河砸狗仔;L天王恋爱被拍,与杂志高层谈条件,答应为对方做三件事换照片不曝光;谢霆锋曾主动约狗仔飙车。本期《深水娱》采访多位香港资深狗仔,揭秘娱乐圈行业规则——艺人买内衣的照片绝对是跟媒体合作拍摄;很多明星以前在外面吸毒,现在躲家里吸;艺人之间不和会爆内幕借狗仔之手“杀人”。

日本AV女优西行记:


2006年,成龙与梁家辉等艺人到政府请愿,希望政府尽快立法惩治狗仔队的恶意偷拍行为。

在香港街头一栋很普通的住宅楼门口正对的路上,停了一排汽车。这些车子周围站着男男女女,他们脸上露出疲惫的模样,身上挎着的相机是他们最大的标识。

突然人群一阵骚动,这群人眼睛放光,迅速拿起相机,直奔住宅楼的停车场出口。一台黑色SUV开了出来,有的人甚至不顾安全,直接往车头位置扑去。咔咔咔一阵闪光灯闪过,车子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这群人连忙折返回路边的车上,连安全带都没来得及系,车已经一溜烟地跟着SUV而去。

就在前一天午夜12点,刚回到公司交班的陈得力已经精疲力尽,跟摄影莫坚两人把车交还公司后,还要坐近1小时的车才能回到位于香港另一边的家。香港地少人多,杂志社都开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

正想回家好好休息的陈得力这时收到了一个电话。电话这边的他跳了起来:“什么?明天还X要跟?我已经跟了好几天了!毛都没见着!”

电话那边说:“明天换个地方等,一定有料。”在这之前,陈得力和莫坚已经等了3天。

陈得力和莫坚是香港一间老牌杂志社的记者。跟一般跑会的记者不同,陈得力和莫坚属于“娱乐突发组”,也就是外界所说的“狗仔队”。

这次陈得力和莫坚接到消息,老牌玉女和多年同居才子男友要结婚了。有意思的是,玉女和才子多年感情已如老夫老妻,一直没有结婚生子的打算。正当外界以为两人如神仙眷侣就这么过上一辈子的时候,才子却被拍到在酒吧吻大学女生的新闻。在大家以为神仙眷侣也抵不过中年危机要分手时,两人又在一星期内宣布结婚。于是陈得力、莫坚以及其他的狗仔队们,都聚集在这对新婚夫妇的住所外面,看他们这个峰回路转的结婚仪式到底有多特别。

狗仔曾轻松月入万元港币 无奈感叹:我也想拍梁振英啊!

“全纪实:


2006年,香港市民在香港中区举行活动,谴责《壹本便利》杂志偷拍并出版出版香港女歌手钟欣桐的更衣照片。

陈得力和莫坚都已经在突发组做了十几年。谈起入行经过,学摄影出身的陈得力有些无奈,“那时港闻已经招满了,我也想拍梁振英啊!”陈得力也想成为去拍的发布会的记者,可惜没有位置便踏入了娱乐新闻。“以前不会很多人做狗仔的,听到你说你在做狗仔,整个声音都会变。”对比行内记者,狗仔的薪水更高些,“因为基本上独家都是靠我们出的”。莫坚觉得狗仔的工作有种使命感,能够见到明星真实的一面,“明星们都人前人后两个样。”

香港媒体的狗仔队配置一般都是一个司机一个摄影,“文字一般会兼做司机,挖料,摄影在旁边拍照。”关键时刻,拿着DV冲出去直接对着对方拍,连带问问题。也有的杂志会专门安排人在网上搜索目标人物的行踪。时间安排上,有的杂志三班倒,有的是两个人从头跟到尾。陈得力告诉网易娱乐,10年前没有轮班,发现“料”便从头跟到尾,“除非狗仔中途放假不然不会轻易换人”。这样的安排可以熟悉整体进展,但比起其他三班倒的杂志,他们要疲惫得多。

上世界90年代,是香港娱乐圈组繁盛的时期,也是狗仔队最鼎盛的时期。狗仔吴令坤回忆:90年代入行之初人手需求很大,起薪是8千~1万港币,如果跳槽的话就是1.8万~2万的起薪。当年的万元工资在香港算得上中等收入了。“只要是有1-2年相关经验,都不需要有什么丰功伟绩,就可以跳槽”。

“当时《明报》也要办狗仔队啊!其实狗仔队源头并不在香港,是从外国传来,在香港也是先从《苹果日报》开始,因为当时他们旗下杂志出了狗仔队之后,销情有大增,令到大部分媒体都要有狗仔队了。”

不过以前工资高,却也很辛苦。当年的拍摄器材比较笨重,携带起来非常不方便。有位狗仔回忆拍摄李嘉欣结婚,为了赶到许晋亨的海边别墅,一早爬起来坐一小时车过去,要走过沙滩爬到对面山头才能拍,光是器材就有四五个大箱。“走到山脚看到那几百级楼梯我已经不行了,坐在下面喘了半个钟都没缓过来。”

莫坚回忆,老牌小生Z的家在赛马场的一边,有次为了拍他在家脱假发的照片,狗仔们爬到对面山上,用超长镜头装到DV上才能拍到房间里,直线距离能超过一公里。“那个器材超级无敌重,要2、3个人才能搞得定。而且用这套器材拍,不仅要用脚架,还要两个人在旁边扶着镜头才能拍到,不然抖到没法看”。之所以远程拍摄,是因为香港法律不允许在私人地方偷拍,只能在街上或者开阔的地方拍。

以前香港流行室内无线电话,吴令坤说:“那时还没手机,室内无线电话其实跟对讲机频道差不多,有个东西叫workit talkit,有一个范围去搜索无线电,有人说话会突然停下来,跟收音机差不多。一般无聊的时候才会做。有一天我等车的时候很无聊,就玩这个,听着听着有个声音很熟悉,咦,是电视台有名的S花旦!”

S花旦那时在跟C小生恋爱,吴令坤回忆:两个人讲电话那叫一个刺激,S小姐亲昵地称对方是“小猴子”,说了很多情侣之间的亲密对话。“尺度大得我当时都O嘴。说着,S花旦说要出去看楼。我其实当时在等另一个人,她家在后面转个弯就到。于是我转个弯在她家楼下等了一下,真的看见她下来,有个售楼先生走出来陪她去看楼,你说这段是不是真的?因为我们怕给人告还把录音放上网了。”

同样被放上网的还有L小姐的骂人电话,狗仔们说就是用这种方法录下来的。“我们以前做突发新闻的时候就是用这种方法去偷听警方的无线电,才能在第一时间到达新闻现场。不过现在大家都用手机,很少机会能偷听电话了。”

随着科技发达,狗仔们的器材也在“与时俱进”。除了远距离偷拍,他们也会用上针孔镜头,“03年电子产品开始发达,之前的都是很大一台机,03年DV跟饭盒大小,就可以偷偷拍。也有的摄像机做得很隐蔽,前阵子有个高官喝酒开车切双白线就是狗仔用钥匙扣模样的摄像机来拍的”。至于最近流行的航拍,狗仔们遗憾地说:“不行啊,香港法律不给用这个。”


part2

狗仔没底线?我们只是拍事实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