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4年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新闻 > 国际足球 >

一条中国足球“假新闻”引发的真思考

2016-03-15 15:42 合德网 点击次数 :

一则来自于某专业足球媒体的消息称,“本周,中国足协传来更加震撼的消息:足协将从体育总局中剥离,彻底放权中国足协管理中国足球,实现真正的管办分离。”在国内足球界引发的震动似乎不逊于国足在合肥的那场耻辱性惨败。

然而,还没等球迷“消化”这一中国足球的利好消息,中国足协人士就通过新华社“辟谣”:未发布过这一消息,也不知该消息从何而来。

一条“假新闻”却引来了球迷的欢呼,这意味着,中国足球亟须重大变革,而面对球迷的欢呼,体育行政主管部门若再无动于衷,实在令人心寒。

足协莫名“分出总局”

“真是莫名其妙,有些报纸根本不负责任,没新闻可写的时候就瞎写。”提到“中国足协将从国家体育总局剥离”的消息,一位足协工作人员异常气愤,“中国足球水平不高,媒体炒作新闻和制造假新闻的水平倒是不低。”

卡马乔下课、国家队重组、国家队管理人员或将调岗,“合肥惨败”引发的一系列后果,让扫黑之后的中国足协再次承受了巨大压力,而“中国足协要从总局系统剥离”的新闻,更像是问责国足的结尾高潮。

这条新闻对“剥离”时限的预测,是“如果有上级领导推动,估计不出一年就能够落实”——“去行政化”的改革措施却还需要上级领导的行政支持,看似无厘头的逻辑却是中国足球黑色幽默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小中心、大协会”的改革意图成型于2011年秋天,在约请总局相关部门人士几番探讨后,时任足协副主席韦迪在一次足协办公会上拿出方案:足管中心与中国足协彻底分家,足管中心只设办公室、政策研究室和外事办公室3个部门,“彻底放权”,只负责服务和监管,人员由正式在编的总局工作人员(公务员)组成,而中国足协则设秘书处以及10余个专业委员会。其中,男足国家队单独成立分支机构,人员方面则可以公开向社会招聘。

这份意义上最接近于“管办分离”的方案,在足协中层干部中引发轩然大波,不少人开始盘算是留在“小中心”还是投身“大协会”:小中心15人足矣,大协会可以保留足管中心“老人儿”的事业编制,但新聘任的协会人员需要与协会委派的劳务公司签订工作合同。

据记者了解,此方案得到分管足球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认可,而“协会人员的平均收入肯定高于中心人员”的薪资体系,也是中国足协“独立”后的应得待遇:作为独立法人实体,中国足协薪资体系依效益而定,庞大的球迷群体和足球运动的特殊地位,则是中国足协这一民间行业社团的利益基础。

然而,方案几易其稿,足管中心和中国足协至今仍是“双生兄弟”,至于两年间这项改革方案为何迟迟无法进入落实阶段,就连“双生兄弟”自己也没有答案。

行政干预“人祸不断”

与协会工作人员的“不满”和“气愤”相比,球迷对“足协从体育系统剥离”这一“臆测性新闻”的态度却是欢欣鼓舞——多年来,中国足协漏洞百出的管理水平,早被球迷公认为中国足球发展道路上的最大阻碍,而打着中国足球协会旗号办事的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也因为不得不遵从“长官意志”而对中国足球实施行政管理,却屡屡犯下令人匪夷所思的错误,这其中也不乏为其上级管理部门国家体育总局背的黑锅。

发生时间最近、涉及金额最大、社会反响最为强烈的“行政干预”事件,当属请卡马乔执教国足。

据记者了解,当时足管中心中层干部以及基层工作人员,几乎全部反对用卡马乔取代高洪波:高洪波纵然能力有限,但花去两年时间俨然打造出了整体风格的国足,正面临世界杯预选赛考验,这时用所谓世界名帅替换高洪波,对球队的影响可想而知。但足管中心毕竟不敢逆国家体育总局意志行事,匆忙之中签下卡马乔,自认为顺利完成任务,岂料如今卡马乔的合同已成定时炸弹,主管领导若能免去行政问责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因此,行政干预足球专业事务,危害之大显而易见,而免受体育系统行政干扰的俱乐部,反而拥有更加自主的空间。

“现在中超名气最大的两位主教练,一个是里皮,一个是埃里克森。当初我们请里皮来执教,双方接触的时间超过一年,里皮确认过来执教时,对恒大的考察也有10个月,所以,他来了以后很快就能融入球队。”一位广州恒大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俱乐部总经理亲自出马选帅,根本不受任何外界干扰。”

事实上,足管中心几乎每次违反民意的行政操作,均以惨败收场——阎世铎时代的“2001年联赛只升不降、2002年只降不升”,谢亚龙时代的“为保奥运,联赛暂停、国家队也要为国奥队让路”等荒谬指令,无一不令中国足球加速下滑。

“去行政化”大势所趋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绝大多数足球从业人员对于“去行政化”并不“感冒”,他们认为“去行政化”的愿望“过于美好”。

“我个人觉得,中国足球这些年始终没有找到正确的发展道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过早地职业化,职业化没有问题,但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是伪职业化,所以在那个时期,匆忙推出一个所谓职业化的甲A联赛,导致了后来一系列问题的发生。”一位业内专家曾与记者探讨过此类问题,“职业化并不等同于市场化,比如说女足,根本不可能推向市场,因为女足在国内没有市场,如果不是全运会有女足比赛这种明显的行政支持的话,估计各地方都要取消女足编制了。所以,中国足球不是不需要行政管理,而是需要科学的行政管理,需要有长期规划、找到正确发展方向的行政管理,不能因为现在行政管理水平差就说要丢开行政管理。”

这位业内人士曾陪同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进行过足球调研,他认为,可以用女足的例子来解释行政命令的不可或缺,“美国女足长期稳定在高水平的主要原因,是大部分美国人的观念就认为足球适合女人,所以美国的女孩子从小学就参加足球队锻炼身体。中国人没有这种观念,中国的女孩子都学奥数去了,没有体育锻炼意识,所以要想发展女足,就只能靠行政命令让女孩子去踢球,女足拿世界亚军那批人被称为‘铿锵玫瑰’,就是完全在行政管理体制下练出来的。”

不过将“铿锵玫瑰”的成就归功于“行政管理”似有偏颇:世界亚军的荣誉来自专业时代,当时女足在世界范围内尚属新兴项目,但随后将近20年,中国女足仍然完全遵从体育行政管理体制,成绩却只降不升,不但无缘世界杯,就连在亚洲范围内也跌至二流水平,因此,行政体制对于中国女足的发展也已成为阻碍因素。

“党的十八大提出‘简政放权’,对于足球来说太适用了,国际足联章程里早就写着‘足协应该是民间团体,不能受行政部门指挥’,只不过各国情况不一样,才没跟中国足协较真儿。”著名足球评论家王奇告诉记者,“这么多年,足管中心都和中国足协混为一谈,事实证明,这种管理方式根本没法儿帮助中国足球提高水平,所以‘管办分离’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