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4年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股票 > 黄金 >

富豪收藏家刘銮雄:艺术品升值好吓人

2016-09-26 12:23 合德网 点击次数 :

(香港富豪收藏家刘銮雄,1951年生于香港。2015年,刘銮雄以109亿美元身价排2015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第六位。刘于30多年前开始收藏艺术品,现在已经收藏了大量现代及当代艺术品。刘銮雄把艺术品当成投资来经营,是因为艺术品升值得好吓人。)




1,艺术品收藏


实际上,除却物业刘銮雄还有一笔巨大却不为人所注意的财富,但随着拍卖行情的逐年走高近年才得以显山露水。其在2006年以1,737.6万美元买入安迪。沃霍尔的《毛泽东》(Mao),2007年以3,920万美元买入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在塔希提岛巅峰时期画作《清晨》(TePoipoi);同年以3,168万港币买入吴冠中1973年作品《北极风光》;2010年以1,670万美元买下两对帝王鹤(ImperialCrane)雕像——这几笔拍卖使得刘銮雄一举跃居世界级收藏家位列,被美国《艺术新闻》(ARTnews)杂志列入2010年度“全球十大艺术收藏家”和“全球200位顶尖收藏家”名单中,排名全球第六。


但刘銮雄说,“如果他们对我的收藏进行更新的话,他们一定会排我到前三的。我为什么够胆这样说呢?因为只要市场有流出来,够好、够靓,我都要,所以我买得很多,收得很杂,是全世界能买几亿美元画的收藏家中口味最杂的一个了。”


刘銮雄自言,从二十七八岁时就已经开始买艺术品,至今在艺术品投资上已经超过33年。在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石油危机阴影仍未退尽,欧美陷在一片节约能源声中,加之当时怀旧气氛的弥漫,刘銮雄创办的爱美高古典吊顶风扇在美国市场大行其道,而他也由此赚取了人生财富的第一个亿。


巨额财富,给他带来了无所适从和暴发心态,“有一个星期,当我买了5辆法拉利之后,我的发型师对我说:‘刘先生,你买车还要买保险,还要折旧、维修,不断地要贴钱,我教你买样东西,不但好看还可以保值升值。’”原来这个发型师是从内地偷渡到香港的中国艺术家,于是在这位发型师的指导下,刘銮雄开始步入艺术品收藏领域。


28岁时,刘銮雄开始买入中国瓷器,随后开始买中国画,20年前开始大笔买入西洋画。“那个发型师慢慢告诉我如何看画,如何买。一幅明朝的画,他会告诉我很多历史,刚开始时候是没兴趣的,但慢慢的就有了很大的兴趣。”时至今日,买入一项好的收藏,会让他高兴上好几天,“做生意赚钱都没这么开心。”


他最近最得意的一件入货是,毕加索1955年画的名为《阿尔及尔的女人(F)》(LesFemmesD'AlgerF)的作品,他两个月前以1,600万美元购入毕加索的这幅作品,因为这幅画在2011年上半年的时候要价还是4,200万,“1,600万买这么靓的画,太值了!”


在刘銮雄心头最重的一幅画,则是镶嵌在其办公室办公桌正对一面墙中央的群象图,为美国已逝涂鸦派天才黑人画家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Basquiat)所画。图上五头或昂鼻或低首的粉蓝色大象,周圈有高楼、小人、圆圈、英文单词等元素嵌入其中,画中央上方写着该画名称EverythingMustGo,画的左上方写着evergo,这正是刘銮雄当年凭风扇起家的爱美高公司的英文名。


“我不认识画家,18年前在瑞士拍卖行的画册上看到这幅画,一眼看到居然有我公司的名字,感觉好有缘,就十几万美元买下。我每天来办公室,看到它心里很踏实,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3年前,有朋友让我拿出去拍卖,说值1,200万美元,但不管值多少钱,我都不会卖”。


他承认把艺术品当成投资来经营,是机缘巧合的事。“初买的时候,都觉着无所谓,只要东西好,漂亮,买得开心就好。现在发现这些东西升值得好吓人,30年前,100万至200万元买入的一件瓷器,现在要4,000万至5,000万一件,买写字楼也涨不了这么多啊”。他为自己各类艺术品投资估的回报是:中国瓷器最少100倍,中国画10-20倍,西洋画5倍,随着投资年限长短而递减。


他认为,现在也还是艺术品的低潮期,很值得出手。但他并不认同现时大热的那一批中国画家,几百上千万一幅画的价格水分都太大,“我不是很新潮的人,欣赏不了,感觉不值得那么多钱,很像股票炒作。”他认为那些传统经典画作可以传世。




2,红酒收藏


同属于刘銮雄无心之举的还有红酒的收藏,但此项爱好在港却声誉日隆,他与前政务司长唐英年(微博)、丽新林建岳、创兴银行廖烈智并称香港四大藏酒天王。对于这一点,他毫不谦虚:“我告诉我的朋友,全世界最好的红酒收藏家,我一定是排在前三位的。”


刘銮雄买酒始于25年前,那时拉菲只要1,000港元一支,现在他存有几千支。“在过去25年至15年前,所有拍卖的名酒,市场上的人都知道,每一次都是被我买了八九成。因为那时,香港、世界各地的人买的都很少,内地几乎完全没人买。25年前,我还年轻,三十五六岁,喜欢玩,钟意开Party,一个星期至少开3-4次Party。每天晚上,最少要喝掉30多支红酒。当时酒便宜,我也喜欢喝好酒,就不停地买。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Party就越来越少开,但是酒却一点都没有少买,慢慢的就存下很多好酒。”


刘銮雄坦言自己现在已很少喝酒,而他32岁的大儿子(刘鸣炜,华人置业集团副主席)也不喜欢喝,存下的这批好酒眼下应该也值4亿美元,分放在香港和伦敦的家里,多在过节的时候拿来送朋友。


“过去15-25年前,我买得最疯狂,最近不是买很多,基本上都是收藏的目的,缺A买A,缺D买D,确信这个系列都收集全面,但现在这些酒数量都很少,价格也都非常昂贵。拍卖行打电话来,说‘刘先生,现在有酒,买不’,我不还价,都是全部买,酒便宜,不是很大件事。”即使对酒并不看重,但他在近几年间,每年还是从苏富比(微博)、佳士得等拍卖行买入几百万到几千万港元的红酒,几年时间共投入1.2亿-1.3亿港元。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