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4年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新闻 > 网络游戏 >

永恒荣光(网游)——琥玉

2016-12-29 14:14 合德网 点击次数 :

《永恒荣光(网游)/网游之重生荣光》作者:琥玉

文案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网游世界,异界与现实融合、魔法与科技共存、神迹与史诗也并不只存在于颂唱中。
它残酷冰冷却又让人止不住热血沸腾!
恢弘,壮阔,色彩缤纷!

我曾于冰河雪域遥望过“云池守卫者”风霜龙‘阿瑟安诺罗’在冰冻要塞中苏醒,
那优雅与暴力结合的完美身躯和风姿让人毕生难忘……

也曾在火焰熔湖边观看过旭日初生的盛景,山峰般的灼热羽翼徐徐从岩浆中伸展向天空,
漫天汹涌的炽烈火光和冲霄的日冕无不让人动容……

我曾在碧涯天柱顶峰仰望过龙血巨榕上升起的极光,
那撕裂苍穹的璀璨光柱不但照亮了广漠的大地,也让它的勇武、高贵和繁荣昌盛深深刻印在每个人心中……

还曾在嘉德的圣地,艾瑞斯纳姆的轴心——‘联盟塔’塔顶见证历史洪流的奔腾呼啸、沧海桑田的流转交替、万千种族的诞生演化、无数王朝的兴荣与覆灭。

消逝的终将远去,而荣光却熠熠生辉,久远流传!

这是圣光祭祀穆宁和天马骑兵刘哲在广阔世界悠长旅途的开始。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宁,刘哲

 


    第1章 恍然如梦【x版】
   
    作者有话要说:  此为修改版【x版】,与前三版相比有较大改动,阅读时请认准章首【x版】标志。
    游戏基本设定:
    1:游戏中所有生物、武器和物品的品级都可以分为“灰—白—绿—蓝—金—橙—红—紫”八等,最低无品阶。
    2:每个玩家可以拥有数量不等的随从,理论上游戏中一切生物(包括但不仅限NPC、boss和魔法生物、机械生物、符文生物)都可以在适当的条件达成后成为玩家的侍从或者宠物,玩家可以随时遣散拥有的随从,随从重获自由后会继续成为npc。
    人形(智慧生命和亚智慧生命)为侍从,其他为宠物。
    只有玩家可以拥有人形侍从,玩家侍从和自由NPC只能拥有宠物。
    3:游戏中所有怪物和NPC全拥有独立意志,得到经验值后等级提升并更加智能,通过各种方法可以提高品阶,通常品阶越高的生物越有智慧。
    4:玩家死亡后等级下降一级并损失少量武器和技能熟练度。
    玩家随从或野怪、NPC死亡后重生品阶不变,装备和记忆清零,等级回归本品阶初始。
    5:游戏无GM,无开发商,无制作者,无数据监测,无BUG,无任何人可以查看或者监控游戏内数据,因为游戏本质是“另一个世界”。
    ————
    正午灼热的阳光透过大片有色玻璃投入宽敞的洁白大厅散播着盛夏特有的明艳色彩,穆宁站在队列中,恍如隔世。
    “同学,同学?”
    服务台后面工作人员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穆宁才缓缓回过神,任由身穿制服的女孩拿过他手中的卡片在台上一刷。
    “穆同学,你预定的是《永恒荣光》游戏的舱型客户端,资料显示我们的服务人员在后天下午四点钟为你上门安装和调试客户端,请问你还有其他要求么?”
    穆宁皱眉看对面身穿灰白相间制服笑得和善的女孩,又低头看看自己在光滑桌面上的影子,张开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穆同学,请问你对我们的仓型客户端还有其他要求么?请尽管说出来。”穿着浅蓝色制服的女孩没有丝毫不耐烦,很友善耐心地等待穆宁回答。
    “没什么,我很满意。”穆宁伸手接过女孩递来的身份验证卡,转身离开前台。
    “这是怎么回事?”穆宁看着葱白手中身份卡上充满稚气的面孔,晕晕乎乎往门外走。
    “穆宁,往哪走呢?”
    身后有熟悉的声音传来,一条胳膊搭上他肩膀:“你怎么魂不守舍的,人家不给退游戏舱?没道理啊。”
    穆宁缓缓回身,他已经彻底蒙住了。
    “刘……刘哲?”
    穿着花衬衫戴着太阳镜的高个少年龇牙冲穆宁笑,露出洁白整齐的漂亮牙齿。
    他伸手搂穆宁,穆宁却不自然侧身躲开。
    “?”少年满脸疑惑:“怎么了?”
    刘哲……为什么刘哲会在这里!?
    这分明是高中时候的刘哲,难道自己是在做梦么?
    “穆宁你别急,走,我陪你去跟他们说,没道理不给退货啊!”
    刘哲不由分说就要拉穆宁进去跟工作人员理论。
    “别别别!哲……子,游戏舱我不退了!”穆宁拉住刘哲又重复了一遍,刘哲才见鬼似摘下墨镜,用漂亮的桃花眼上下左右盯着穆宁看:“宁宁你怎么了,不是你自己要我陪你来退游戏舱的么?要给牛蓉蓉还债。”
    “退游戏舱?”穆宁着才想起,自己当初是退过一个游戏舱的,难道是今天?
    而牛蓉蓉这个名字……穆宁隐约记起一张面孔,他皱了眉头。
    “宁宁,你没事吧?”刘哲揽着他肩膀担心地问,因为穆宁现在的脸色很苍白。
    穆宁深呼吸一口气摇头:“我没事,你……送我回家好么?我有点不舒服。”
    他真把刘哲给吓到了,小跑去停车场取车,几乎是争分夺秒。
    穆宁坐在车后座上出神地看窗外一座座熟悉又陌生的建筑掠过,思绪却早不知飘去了哪里。
    车窗外是熟悉的城市,在未来这座城市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世界都会因为一场变革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穆宁缓缓用手掐自己胳膊,持续的刺痛告诉他这并不是一场梦,是真实的、让他茫然的现实。
    他伸手茫然地按在车窗玻璃上自言自语:“我真的回到了十五年前?”
    你很难理解一个人死后突然回到十五年前的惊慌失措还有迷茫。
    胸口被几支投枪戳穿的时候穆宁还甩出了两条雷链,威力一般,但对他下手的几个人也死定了。
    一换三,大赚。
    穆宁已经豁达而坦然的接受自己的死亡,拥抱虚无回归伟大环流的流动,他以为终于可以安静的休息,一了百了。
    然而他却没有死去,而是回到了十五年前。
    他急切地想要确认自己确实还活着,想要弄清楚周围在发生的一切。
    穆宁坐在自家沙发上抱着相册发呆,里面是他从小到大的照片,大部分的照片里都只有他自己,只有很少数几张有跟他爸和他妈一起的合影,他默默把那几张抽出来,丢进了垃圾筒。
    环视着自己熟悉又陌生的屋子,这座屋子曾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被卖掉,但房子是房子,不是家,家这玩意很久就没有了。
    重新又拥有了这栋值不少钱的房子,穆宁没有一丝高兴和失而复得的喜悦,只觉得烦躁和好笑。
    这他妈算什么?
    他搞不懂老天爷干嘛让他回到过去,他无牵无挂也没有任何放不下的东西,回来干嘛?
    刘哲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切菜做饭,一边跟穆宁说这两天的新鲜事,穆宁一直有应答,却几乎没动脑子听。
    刘哲是穆宁从小长大的发小,学校的风云人物,高大帅气又有点钱,头脑聪明还带着瞧不起任何人的傲气,然而大家却非常宽容,把刘哲所有的一切都归为优点。
    没办法,你得承认这世界上长得好看的人总占便宜。
    两碗白花花的大米饭和一碟肉炒蒜薹端上来,穆宁端起来慢吞吞地吃,熟悉的味道。
    “哲子,谢谢。”穆宁的声音不大,说得很含糊。
    漫长的时光让他都快忘记曾有过一个‘好兄弟’,一个和他一起长大,曾经肯为他两肋插刀的好兄弟,一个默默喜欢他,却从来不敢说出来的兄弟。
    现在他脸上充满少年特有的不羁和阳光,一脸的“老子天下第一”和“你们都是傻逼”的嚣张。
    自己小时侯是怎么和他成为好哥们的呢?
    早忘了。
    穆宁的一声谢谢让对面的刘哲很意外,露出白花花的牙齿,伸手摸摸脑袋,不好意思地嘿嘿笑。
    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目的小伙局促起来的样子竟然意外的可爱。
    “你还跟我客气,”刘哲疑惑地问:“宁宁你今天怎么和平常不一样,怪怪的,到底怎么了?”
    穆宁微笑着摇头。
    这小子也就在自己和他爸妈面前才会露出这幅温和体贴的模样,在外面傲着呢。
    刘哲说宁宁你看我干嘛,我脸上又没花。
    穆宁想逗他说可比花好看呢,但说不出来,省省吧。
    饭吃完,刘哲收拾碗筷,穆宁在自己家里四处看。
    每一处布置都有熟悉的感觉,奇怪的是在上千个梦里,他却从来没有回来过这个本来该魂牵梦绕的地方看过哪怕一眼。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上一辈子”的自己,退了游戏舱,把钱交给牛蓉蓉还她妈的赌债,后来不想看牛蓉蓉被逼债哭泣咬牙连自己的房子也卖出去填补进去。
    那时候他也没料到耗尽力量将赌债还清,‘女朋友’不但不感激反而大吵大闹,赌气离开。
    穆宁连饭都快要吃不起,去见她,她却只是平静地说咱们分手吧。
    好嘛,分手吧……
    那时候的穆宁也没有哭喊着要补偿,因为他发觉即便自己去为牛蓉蓉还了赌债,他也没有感受过一丝开心,而自己交了四年的‘女朋友’以那样的时机跟方式离开,他都没痛苦。
    他只是点点头捡起被摔在地上的衣服离开,让牛蓉蓉原来做好战斗的准备都成为笑话。
    所以你看,什么情啊爱啊也不过如此。
    那时候的穆宁很淡定地借钱买了游戏舱,在昏暗阴冷的出租屋里开始了自己的游戏生涯。
    “宁宁,明天我妈炖汤,我给你带些吧。”刘哲一边把碗筷往洗碗机里摆一边问穆宁。
    刘哲家庭条件很好,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受苦,家里家外一堆人疼,蜜罐里泡大变成了小霸王。
    这样的刘哲,把他搂在怀里说穆宁我爱你,说我一定不会让你难过,然而得到的却是一句:“你走吧,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刘哲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狠狠报复牛蓉蓉,让牛蓉蓉家破人亡,没得来穆宁半声称赞。
    你是在为我报仇,还是只在迁怒她,谁知道呢?
    那个时候的穆宁已经沉寂在游戏的世界里,不再浪费多余的情绪了。
    “宁宁你想吃水果么?”刘哲拿着一颗苹果跟一个梨:“选哪个?”
    “苹果。”穆宁不由得微微一笑,他没来由想起上辈子他选的是梨。
    穆宁家不大,总共八十平米不到,小时候的他也还算爱干净,家收拾得井井有条。
    两间卧室一间大的是以前他爸妈住的,现在他们各自组成了家庭,早没自己什么事。
    穆宁也不在乎,时间早把所有情绪都冲淡了,连当初撕心裂肺的哭泣和苦苦的哀求都消散得无影无踪。
    小时候的穆宁也曾经有过快乐的童年,爸爸妈妈都是小有名气的建筑师,他从小就喜欢各式各样的大楼模型和图纸。
    他的志向就是当个像他爸一样伟大的建筑师,盖出世界上最最厉害的大楼。
    不过谁能想到两位建筑师婚姻破裂的时候会不约而同推让未来的小建筑师,拒绝带他走进各自新家庭,在法庭打起攻防拉锯战呢?
    房子留给你,生活费打过给你,其他的原谅爸爸妈妈忙着追求各自真爱,顾不上了。
    穆宁在看自己房间的墙壁上贴着的大楼线稿,勾勒得很仔细,却粗糙幼稚,他一直爱画这些小玩意。
    旁边斜着钉了三支大拇指粗细,从两米到三米长度不等,材料和颜色也各不相同的金属柱子,通身擦得铮光瓦亮没有一丝锈迹,一端逐渐变细尖锐如锥针。
    穆宁伸手摸了摸最短的一支,长度只有两米,原来的镀锌层已经被擦去,露出不锈钢特有的银灰金属色,触感冰凉。
    这三支避雷针都是从被拆除前的高层建筑上取下来的,是穆宁初中毕业那年的收藏品,为了拆下来他费过不少劲。
    这一年自己十七岁,高二完结,也是《永恒荣光》开始运行的那个暑假。
    “我们还有多久开学?”
    刘哲削苹果,想了想说:“不才放假四天么,还有四十七天开学,怎么了?”
    “哲子,跟我一起玩游戏吧,阿斌和蚊子他们不也准备玩么?”
    “啊?你认真的?”刘哲抬起头:“你不是不让我和你一起玩么?”刘哲把苹果切牙挖了核装盘里递过来,穆宁捏了一块塞进嘴里。
    “认真的,说不定还能在游戏里赚点零花钱呢。”穆宁笑笑。
    刘哲没当真,他的零花钱是再打游戏也不可能赚到的。

 1/2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网游之零级神话  
下一篇:jj游戏大厅下载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